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说,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书网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涮书网 > 青春校园 > 墨叶 > 喂!当我相公要不要?!

番外篇:人世间四大喜事(下)之我们结婚啦 文 / 墨叶

    “进来。”

    白倾墨听到里面回答的声音后轻轻的将门推开,端着一个小小的紫砂锅,“伯母。”

    “你来干什么?”伊母听到白倾墨的声音马上将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神色间有着些微的不满,对于白倾墨不请自来有些不高兴,她然道不知道自己不喜欢她么?

    白倾墨将伊母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自然知道伊母此时的想法,心里面虽然有些低落但是很快的又打起精神来,重新在脸上挂上得体的笑容,“伯母,我煲了些汤,里面加了些中药,老中医说这样可以缓解疲劳,我看您最近比较累,而且吃得也少,这药膳也可以增进食欲。”

    白倾墨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了伊母面前的桌上,拿着块布按在锅盖上,轻轻的将盖子打开,然后拿起一个勺子将汤舀进了旁边的一个小碗里面。

    扑鼻的药味随着热气飘散在空气中。

    “你不用在我身上费心思,即使我再不喜欢你阿昊也不会听我的话和你分开,你有这份闲心还不如在他身上费心思,省的哪一天他不要你了你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伊母语气淡淡,嘴里的话却是十分的不客气与刻薄,神色疏离。

    “伯母,我知道您不喜欢我。”白倾墨听到这里将原本想要端到伊母面前的碗重新放回了桌上,突然直视着伊母的眼睛说道。

    她其实早就想要和伊母谈一谈了,今天煲汤有一部分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和伊母将事情说清楚,因为如果她和伊母一直都这样下去的话,为难的只是伊昊哲而已,她和伊母只要各自避免见面就可以了,但是伊昊哲不一样,她不希望自己会给伊昊哲带来困扰。

    “伯母,我知道你一直都觉得我配不上昊。”

    伊母惊讶的看了白倾墨一眼,“你知道?好,那么我承认,我就是这么认为的,因为灰姑娘的故事也只可能在童话中出现而已!”

    白倾墨点了点头,神色清浅淡然,情绪并没有出现什么波动,“是的,我也这么认为,童话是童话,就算是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也只是在结婚之后就结束了。”

    “哈?那么你想说什么?”伊母这会儿倒是有些感兴趣白倾墨究竟会跟她说些什么了,“在我看来,你们两个在任何方面都不适合,虽然你长的是挺不错,气质也有,但是并没有那种上流社会人特有的气质,如果将来你真的成了我们伊家的媳妇儿,那些上流宴会是经常有的,你觉得你站在昊的身边会给他丢人么?而且你们没有相同的圈子,根本就不可能适应对方的生活!”

    “我知道,可是伯母,您就因为这些原因和您自己的儿子因为我这个对你来说算个外人的人闹僵,您觉得值得么?”

    伊母的神色有些松动。

    白倾墨见状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我已经答应昊的求婚了!”

    伊母瞪大了双眼,“他怎么没有告诉我?!”

    “我想您比谁更加清楚昊的性格,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所以我们将来成为一家人已经是一个事实。”

    见伊母的脸紧绷有着想要开口大骂的迹象,白倾墨不等她开口又接着说道:“既然您害怕我给你们伊家丢脸那么您完全可以按照您所认为的最高要求来要求我,好让我出去不会成为你所认为的笑柄!”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既然她觉得自己没办法配上伊昊哲,那么就要去做到她所认为的最符合的要求。

    “所以你现在是来向我炫耀?”伊母脸上站了起来,手指着白倾墨,因为怒极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不,我不是再跟您炫耀!”白倾墨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在让你能够接受我而已……”也许她是天生的就没办法得到这些为人母的人的喜欢的吧……

    “伯母,我先出去了,您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我说的话!”白倾墨端起还在冒着热气的汤蛊,看伊母现在的情况,如果她不带走的话估计一会儿会被她摔了吧。

    伊母突然站了起来,拉了正要转身的白倾墨一下,却因为刚刚的怒气还没有下去因而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度。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倾墨已经双眼紧闭躺倒在地上,汤蛊全部都洒在了白倾墨的手臂,额头处的鲜血泊泊流出。

    “来人啊------”

    医院。

    伊昊哲神色匆匆的跑进了病房,见到好端端的坐在病床上的白倾墨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倾墨由于伊母那么一拉,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额头刚好磕到了桌子的尖角上面,好在白倾墨最后用手缓冲了一下,要不然这个脑袋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缠个纱布而已。

    手上的烫伤倒是有一点严重,已经包扎好的纱布上还能看到微微渗出的血迹。

    “怎么会这样?”伊昊哲看到白倾墨手上的纱布后将原本想要抓住白倾墨的手又伸了回来,担心弄疼她,只是小心的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倾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不然我再去叫医生给你好好的检查一下!”说着就起身想要去叫医生过来,他没有听到医生的亲自说明总不能放心。

    “别!”白倾墨连忙叫住伊昊哲,“医生刚刚才来过,并没有什么大碍,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伊昊哲犹豫了一下,看白倾墨的神色如常并不像逞强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重新坐回到白倾墨的身边,“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手轻轻的碰了碰白倾墨额头上的白纱布,眉眼间是毫不掩饰的心疼。

    “我……”站在一边一脸愧色的伊母想要说话,要不是她本身对于白倾墨有些讨厌那么她也不会用那么大的劲儿去拉她,白倾墨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她害的,好在现在并没有什么大碍,要不然她真的是难辞其咎了!

    “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在伊母开口的同时,白倾墨也开了口解释道,“我今天端着汤蛊的时候不小心摔了,所以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真的?”伊昊哲明显不相信,看了旁边欲言又止的伊母一眼,“下次没我在的时候不许干这些事情!”

    “知道了知道了呀!”白倾墨好笑的用包成熊掌的手拍了拍伊昊哲的脑袋,眼底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伊母神色复杂的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人,伊昊哲和白倾墨两个人好像无形之间围上了一圈光环,让原本苍白的病房突然增加了光彩。

    也许……

    伊母走出了病房,轻轻的关上了门,给里面的两个人留下单独的空间。

    “你啊……”伊昊哲将手放在了白倾墨的脸颊上,拇指轻轻的摩擦着。

    伊昊哲的手暖暖的,指尖有些粗糙,却给人一种十分踏实可靠的感觉,白倾墨惬意的在伊昊哲手上蹭了蹭,满足的闭上眼睛,放松的靠上伊昊哲的胸膛,就像是一只慵懒的梳理脸颊上毛发的猫,“这样子对大家都好……”

    由于身上的伤并不严重,而且白倾墨很讨厌医院那种冷冰冰的感觉,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出院了,虽然手上换药还得再回医院几次,但是总比长期住在那里好很多。

    伊昊哲拗不过白倾墨,只能送白倾墨回去,但是为了方便照顾他们家墨墨就放下公司一切的事情不理,将公司重新交还给他那个闲的快要长毛的父亲手上,专心的当一名全职保姆加司机接送白倾墨上下课。

    而这一当则直接当到了白倾墨硕士学位拿到的时候——

    分割线——

    两个月后。

    这一天对于伊昊哲来说既是平常又是不平常。

    这一天他依旧来A大接白倾墨,只是这一回并不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等白倾墨,而是十分张扬的等在了人来人往的校门口外面。

    他现在只是A大的挂牌教授了,一年前原本想要辞去学校的工作但是学校并不希望好不容易挖来的人才离开,但是当时看伊昊哲又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去带学生,所以就给了伊昊哲一个其他人想都不要想的优惠,就是只要挂名A大就可以了,然后工资可以按照之前的结算,等到他想要再回来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回来继续开课。

    所以他现在并没有在A大有任何课程,只是依旧担任白倾墨的导师而已,但是具体并没有开设什么公共课,现在的他相当于白倾墨的私人家教。

    伊昊哲现在已经将之前在学校一直带着的眼镜去掉了,因为之前戴眼镜主要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有老师的那一种严谨气息,而现在既然不授课自然是不需要了。

    一套纯白色的长袖,外面套上了一件大大的开衫卫衣,底下是一条简单的运动裤,脚底下是一双名牌运动鞋,简简单单的装扮,懒懒的靠在车上,接听着手机。

    这一身装扮跟来来往往的大学生没有什么不同,却令周围经过的男生女生们更加移不开眼睛。

    要不是因为以身俱来的气质让人觉得这样子的男子不是一般人的话,成群结队的女生早就一拥而上了,而现在也就只敢在旁边窃窃私语!

    只见男子突然抬头冲着某个方向一笑,然后就直接按掉了手机往前面走。

    周围围着的人不自觉的移开了步子,主动为这个男子让开了一条道。

    冲着男子走的方向望过去,他对面有四个各有特色的女孩子笑意盈盈,手中各自拎着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红色袋子,簇拥着一个穿着白色纺纱长裙有着精致脸庞的女生向男生走过去。

    颜言好笑的捅了捅白倾墨的胳膊,“哎,你家伊昊哲今天还真穿成这个样子啊!不过还别说,有点神帅了 ̄ ̄ ̄ ̄”

    “恩……”扬子怜摸了摸下巴,“倒是年轻了不少……”

    李尚佳则是得意的扬起了眉毛,“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哥哥,谁家的人 ̄ ̄ ̄我家的就是专门儿出极|品的呀!”说完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冲着周围的几个姐妹们抛了一个媚眼,“看我不就是一个!”

    扬子怜斜斜的看了正在一边得瑟的李尚佳一眼,淡然的说道:“是啊,果真是极|品,瞧那媚眼儿翻的,死鱼都自愧不如了 ̄ ̄ ̄”

    李尚佳一听到扬子怜的话,马上越过白倾墨就冲扬子怜扑了过去,“扬子怜,今天我不掐死你丫的姑奶奶就跟你姓!”

    白倾墨揪住正上下扑腾着的李尚佳,无奈的将两个人分开,“你们两个都有好几个月没见了吧,见个面就非得互相嘲讽几下才消停……”

    她们几个毕业后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城市,颜言因为娱乐圈的工作也是四处奔波,这一次也是好不容易才能够聚集在一起的,结果这两个人还是一点都不消停,从见面开始就互相埋汰到现在。

    “行行行,姐姐我今天就卖咱们家墨墨一个面子,让着你一点儿,别说姐妹我不念咱们之间的道义啊!”李尚佳闻言,撅着一张嘴拍了拍扬子怜的肩膀,勉为其难的说道。

    “行,看在墨墨的面子上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扬子怜面上也是勉为其难,其实心里面乐开了花儿,佳佳这丫头这么一年来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在嘴皮子上面赢过她,更不用说是武力方面了!

    “对了墨墨,今天为什么伊昊哲要穿成这个样子出来,今天不是你们的大日子么?怎么弄成这样?”扬子怜有些奇怪的打量着伊昊哲的全身装备,虽然很好看,但是太不正式了吧?

    “因为我打赌打输了,所以今天必须穿成这个样子来接墨墨!”好听的男声插|了进来。

    “昊!”白倾墨笑意吟吟。

    “墨墨,过来!”伊昊哲毫不客气的从她们三个人的手中将墨墨给揽了过来,满意的上下打量后收进了自己的怀里,“上车吧!”

    扬子怜和颜言对看了一眼,“和谁打赌?赌了什么?”

    伊昊哲神秘的笑了笑,对于她们的问题笑而不答,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已经变得有些不自然。

    扬子怜和颜言越发好奇了。

    “你们别问了,就为了这打赌的事情我今天烦了他好几个小时,可是他还是一句话都不说!”李尚佳通过今天终于知道从伊昊哲口中窍出他不想说的事情简直比登天还难。

    扬子怜转而看向被伊昊哲揽在身边的白倾墨。

    白倾墨也是摇了摇头,她只知道伊昊哲和楼青允打赌了,但是却不知道具体赌的是什么,就是打赌这件事情还是今天早上楼青允打电话来说的呢,让她督促他今天穿的学生气一点儿!于是今天伊昊哲就这打扮了。

    她问过楼青允究竟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楼青允只是在电话里笑得前俯后仰,然后神秘兮兮的让她亲自去问伊昊哲!但是她问了伊昊哲却是一句话都透露。

    伊昊哲当然不会说,因为这是他最耻辱的事情,他决定将和楼青允的这个秘密带进到坟墓当中去!

    只是伊昊哲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这身衣服居然被民政局的人当成未成年而不给办理他和墨墨的结婚证!

    “好了,咱们今天还有要事要办呢,姐妹们 ̄ ̄ ̄”李尚佳将还是一脸好奇的颜言和扬子怜拉过来,提起手中的红色大袋子,扬起大大的灿烂的笑容,大声的冲着周围的同学们大喊道:“各位亲爱的学弟学妹们,今天我们家墨墨要结婚了!大家来发喜糖啦 ̄ ̄ ̄ ̄ ̄”

    李尚佳的话一喊完,颜言和扬子怜也已经从手中的袋子中捞出一把又一把的糖果与巧克力,朝着惊讶过后微笑祝福的同学们扔了过去。

    漫天的糖果纸在阳光下闪着亮光,仿佛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金色雨。

    欢呼,笑闹,漫天都是陌生人与熟悉的人的祝福。

    伊昊哲与白倾墨相视而笑。

    今天我们要结婚了!

    不远处三个出众的男子看着这一幕,对着撒着糖果笑得非常开心的女孩子微笑。

    此生,有你足矣。

    Theend

    结束啦!结束啦,敲锣打鼓,撒花撒花!叶子的文笔不太好,情节也构思的不怎么样,谢谢各位一直陪我到现在,你看到了这里,你喜欢叶子的文章,就是对叶子最大的支持!在这里给各位鞠躬啦~~~~~ http://www.2g.cn/

    可以玩的小说,可以看的游戏,还有可以免费领的小说币。 http://m.xs8.cn/121488/243298.html

    手机阅读本章使用手机输入:m.xs8.cn/121488直接在手机阅读本书使用手机输入:m.xs8.cn/121488/243298直接在手机阅读本章节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