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说,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书网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涮书网 > 青春校园 > 古幸铃 > 老婆大人,盛宠入侵

091 结局 文 / 古幸铃

    老婆大人,盛宠入侵,091结局

    “看什么?”

    池浩原倾过身子来,低沉地问着。1

    淡淡地笑了笑,常笑笑摇摇头。

    白湘君上机就上机,没有就没有,对她影响不大,她何必去探个究竟?

    池浩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心里知道她在看什么,他不想点破,对于白湘君会在机场里和他们偶遇,他更不想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飞机起飞了,飞往浪漫的法国。

    机场上,白湘君看着载着池浩原夫妻的飞机起飞之后,唇边浮起了一抹冷笑。拖着行李箱,转身,她朝机场外面走去。

    她根本就不是要出国,她会出现在这里,一来是老爸的手下打听到池浩原夫妻坐这架飞往法国的飞机,二来她故意偶遇,就是想让常笑笑误会她和池浩原还有染,虽然常笑笑很聪明,可常笑笑还是女人,她认为,只要是女人都会有多疑的一面。最重要的是,她要亲眼看到池浩原夫妻离开A市,只要他们不在,那她和父亲就可以实施他们的计划了。

    现在白家被那不知名的幕后黑手整得马上就要破产了,要不是白笑天有黑色收入来源,白家哪能撑到现在。可打击白家的意外还在不停地发生,白笑天的黑势力都被对方知晓,这几天警方似乎盯住了白笑天。父女俩都不甘心自己目前的富贵生活被人没收,想着挽救白家,就必须有钱。想有钱,他们就必须得到传言中的玉麒麟。

    池浩原不在,池氏就少了主心骨,他们就算把池氏翻个底朝天,也没有人能制止到他们。

    掏出电话,白湘君打电话给白笑天,低低地说着:“爸,他们上了飞机,我亲眼所见,直到飞机冲上了蓝天。”

    “嗯,你先回来,我们策划策划。”

    白笑天也低低地回应着。

    白湘君应了一声,出了机场,拦了一辆计程车就往金山湖花园而去。

    苍穹集团。

    总特助办公室。

    风轻舞,欧阳泽兄弟同坐于沙发前。

    齐浩和唐沐在常笑笑的婚礼结束当晚便离开了,齐浩毕竟是军区参谋长,不可能长期留在市区里,唐沐就更不必说了,他可是高官,更不能长留在A市。

    “他们困兽犹斗。”欧阳泽低冷地说着。

    “一切都没有脱离我们的掌控,连路线都不变。”风轻舞也低冷地开口。

    欧阳宸靠坐在沙发上,温和地笑着,他的笑真的和煦如春风,“是时候收网了。这种小角色还要笑笑亲自布局,实在是太抬举他们了,还给他们那么长的时候蹦达。”

    欧阳泽脸色沉冷,“妄想夺取玉麒麟的,都不得好死!”

    风轻舞和欧阳宸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玉麒麟的真正主人是谁,他们都清楚。只不过他们也不知道玉麒麟到底在哪里,当初欧阳泽放出谣言,说玉麒麟就在池氏山庄,目的是想让池氏因为玉麒麟家破人亡的,谁想到结局会是今天这样。

    三个人在办公室里低低地商量着什么,外面的人半个字都听不到,至于那些困兽犹斗的人,更是想不到落入陷阱圈套的会是他们。

    闲情咖啡厅位于市中心商业街,占地不算大,但布置得相当雅致,生意极好。

    崔莹莹把车停在咖啡厅门外的停车场上,拿着LV包下了车,就往咖啡厅走去。

    “欢迎光临。”

    她一进门,服务员就有礼貌地说着礼貌的客套语。

    崔莹莹不理服务员,高仰着头,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虽说崔家现在败落了,但她还是池家的二少奶奶,她还有资本在人前表现出高贵。

    “表姐,这里。”坐在角落等着她到来的白湘君马上站了起来,朝她招招手。

    “怎么选了这个地方,太偏了,害我都找不到。”崔莹莹听到表妹的招呼声,马上扭着腰肢朝角少里走去。等她坐下后,便吩咐着服务员:“给我们来两杯蓝山咖啡。”

    服务员点头,让她们稍等,便离开了。

    “小君,你找表姐出来,有事吗?如果还是为了浩原,表姐先把丑话说在前了,表姐真的无能为力了。”过去五年里,她没少帮着白湘君的忙,想让白湘君爬上池浩原的床,可池浩原一点都不动心,哪怕老太太把白湘君内定为池浩原的未婚妻,池浩原也不承认,对白湘君压根儿就没有半点情意。如今池浩原结婚了,对新婚妻子可说宠在心尖上,昨天他那一席护妻的话,她可是听在了耳里。

    白湘君神色有几分黯然,她苦笑着:“表姐,虽然我很爱浩原,但他对我无意,我现在也死心了。”虽然她向常笑笑挑战,不会轻弃就放弃池浩原的,可如今白家被人打击得无还手之力,又面临着破产的局面了,她哪还有心思和常笑笑争夺池浩原?再者,她也很明白,如果她争得过常笑笑,池浩原也不会成为常笑笑的丈夫了。

    五年了,她花了五年的时间去倒追池浩原,可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

    她气,她恨,但更多的是无奈。

    现在,她急切想做的事情就是挽救白家,找到玉麒麟。她想只要她找到了玉麒麟,让白家成为首富,她就能打败常笑笑的了。就算不能打败常笑笑,以她首富千金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崔莹莹狐疑地看着白湘君,不太相信白湘君会放弃池浩原。

    “表姐,我家快要破产了。”

    白湘君话锋一转,转到了正题上。

    她神色显得彷徨无助,可怜兮兮地看着崔莹莹。崔莹莹被她这样看着,以为她想让自己帮助白家,连忙说着:“小君,我娘家现在是什么境况你也知道的了,我多年的私房钱全都搭进去了,可还不够,我可帮不到你们白家了。”

    过年的时候,集团分给他们二房的分红,再加上老太太均给她的一份,她都偷偷地拿回娘家补贴去了,她还不敢让池浩风知道,要是让他知道,说不定会臭骂她一顿呢。现在她的娘家暂时还能过着富贵的生活,可她不知道那些钱能给家人支付多长时间,下一次,父母再来哭诉要钱的时候,她该去哪里再要钱?

    如果白湘君是求她帮助白家的,她真的无能为力。

    “都怪你表姐夫没用,他要是有用,集团会落在池浩原的手里吗?要是他当总裁,我们两家也不会落到如今这般困境。”崔莹莹恨恨地说着,只要一提到池浩原,她就越发觉得自己嫁给池浩风太亏了。

    像池浩原那般宠妻又有本事的男人,怎么不是她的丈夫呀?

    要是她的丈夫,自己娘家有难,池浩原能不管吗?

    想到这些,崔莹莹心里又泛起了异样,是对池浩原的异样,有几分发福的脸都偷偷地红了起来,想着小叔子,她竟然像个未经人事的丫头一般羞赧。

    白湘君不知道崔莹莹心里的变化,她凑近前来,压低声音说着:“表姐,你忘了玉麒麟吗?”

    “玉麒麟……”

    崔莹莹的高声忽然压低,她防备地四处看着,确定没有人留意她们,她才小声地说着:“我怎么能忘,我做梦都想得到它呢,要是有了它,我娘家也就有救了。”她看看白湘君,试探地问着:“小君,你是不是知道玉麒麟的下落了?如果你知道说出来,我们一起去找,找到了,寻着宝藏,我们两家平分,这样我们两家的困境都能解决。”

    她在池氏山庄留意了多年,都没有发现玉麒麟,白湘君也在山庄自由出入五年了,又比她聪明,说不定白湘君真的知道呢。她可以先哄住白湘君,等找到玉麒麟内藏的宝藏后,再……

    崔莹莹忽然在心里格登一下,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血腥毒辣了?

    不过一想到玉麒麟内藏的金山银山,她又发狠地想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财富,当然是独占才好。

    白湘君摇摇头。

    “表姐,虽然我们都没有找到玉麒麟,难道我们不可以逼问知情人吗?”白湘君阴险地说着。

    玉麒麟要是在池氏山庄,那么知情人肯定是当家人。池浩原是当家人,他们很难动得到他,但池老太太也是当家人,而且池老太太年纪那么大了,知晓的事情肯定比池浩原多。他们想动池老太太,轻而易举。现在池浩原又和常笑笑去度蜜月了,少了这对厉害的夫妻,他们就算把老太太剁来喂狗了,都没有人知道。

    等到池浩原夫妻蜜月归来,他们说不定已经寻到宝藏成为天下第一首富了。

    那个时候,他们可以远走高飞,有了那些宝藏,他们还怕谁?

    崔莹莹看向白湘君,明白她口中的知情人指的是老太太,她有点迟疑,去年她夫妻潜入老太太的房间敲晕了老太太,她都怕了。爱夹答列而且池浩原好像也猜到了是她夫妻俩,要不是老太太念着子孙情,说不定他们夫妻都被送进了警察局呢。

    “表姐,现在池浩原不在家里,是最好的机会,你可得好好地想想,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以后就再也找不到夺得玉麒麟的机会了。就算池家有钱,也会给你分红,但怎么不及自己有钱好呀。”白湘君小声地劝说着崔莹莹。

    崔莹莹暗想着,也是,谁有钱都不如自己有钱。如果能从老太太嘴里逼得玉麒麟的下落,她就发了。想到这里,她看向白湘君,小声地问着:“小君,你有什么办法?”

    白湘君看到她上勾了,便附在她的耳边上声地吩咐着什么,崔莹莹不停地点头。

    说完之后,姐妹俩的咖啡送到了,两人开心地喝着咖啡,做着发财的春秋大梦。

    池老太太想不到池浩原出国度蜜月会为她带来恶运。

    当天晚上,月黑风高的,最适合杀人放火,作奸犯科。

    池老太太像往常一样,在夜色来临之后,便回她的房里休息了。

    快到半夜的时候,她听到了自己的房门似乎有响动,她马上就被惊醒了,有了上一次被敲晕的经验,这一次她不动声色地下了床,小心地躲到了房门背后,想着找点东西防身的,可来不及了,房门被人打开了。

    不是撬门!

    这个认知让老太太马上就沉下了脸。

    她房间的钥匙被人配备了还是被偷了?

    门开了,灯也随着亮了。

    眼前一亮之时,老太太更感意外。她有直觉又是她那个不孝孙子池浩风,可等到灯亮时,她意外地看到了崔莹莹,白湘君以及白笑天,在他们三人后面还有好几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人。

    灯一亮,躲在门身后的老太太无处藏身,自然被发现了。

    “莹莹,湘君,你们这是干什么?”老太太强自镇定,质问着。

    崔莹莹冷笑着,白笑天一挥手,跟着来的黑衣人就冲上来,轻易就把老太太捉住了。老太太脸色大变,她在池家虽然极有地位,可她毕竟八十多岁了,老了,哪有力气对抗力大无比又凶狠的黑衣人。她挣扎着瞪着白笑天,怒问着:“白先生,你这是做什么?莹莹,你……”

    崔莹莹对老太太平时的偏心就怀恨在心,她上前,冷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奶奶,放心吧,我舅父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只是想问奶奶一些事情,只要奶奶老实回答,我们绝不动奶奶一根毛发。”

    “崔莹莹,你……”

    老太太气得脸色铁青,她不是笨蛋,很快就想明白崔莹莹为什么会带着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里,崔白两家现在面临破产,狗急了跳墙,他们肯定是想从她这里要好处。老太太气虽气,但还是镇定地说着:“你们是为了玉麒麟而来吗?”

    白笑天示意手下把老太太拖拉到沙发上坐下,他笑着在老太太面前坐下,说着:“老太太,你挺聪明的。不错,我们正是为了玉麒麟而来。”

    老太太狠狠地瞪着他,这些人趁着池浩原不在家,就想对她动手。实在可恨,更可恨的是,他们估计早就打玉麒麟的主意了,是她一直没有发现。

    悔恨在老太太心里掠过,但此刻悔恨也没用,怪只怪自己以前有眼无珠,识不穿这些人的真面目,还以为是自家的孙媳妇,不会像外人那样为了玉麒麟,闹得池家不得安宁。

    “莹莹,你嫁进我池家也多年了,你可曾见过玉麒麟?那都是外界的谣传,你也相信?还为了玉麒麟这般对奶奶,你就不怕浩风知道吗?”老太太狠狠地瞪着她一向疼爱的孙媳妇,心里却还有点期盼,希望池浩风不要和这些人成为一伙。

    “奶奶,我是没有见过玉麒麟,但无风不起浪,如果我们家没有玉麒麟,为什么会有人说呢?奶奶,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还守着秘密干什么?你就告诉我,玉麒麟在哪里吧,等我找到了宝藏,那些财富还不是我们池家的,还不是留给文皓的?。”崔莹莹假意劝说着。

    白湘君在老太太身边坐下,凑近脸在老太太耳边说着:“老太婆,你别期待了,你的两个大孙子都被我爹地的人捉住了,如果你不把玉麒麟的下落说出来,我爹地会不客气的。”

    听了白湘君的话,老太太脸色微变,崔莹莹却淡漠,因为她知道白湘君说的都是假的,池浩风现在还没有回家呢,白笑天的人如何能控制他?至于池大少一家,嗯,倒是落在了白笑天的手里。她和大房一向不和,大房是生是死,她才不管。

    “我说过了,我们池家没有玉麒麟!”

    老太太黑着脸强调着,心里恨死了那个散布谣言的人,她嫁入池家几十年,她都不知道玉麒麟长什么样呢,这些人为了玉麒麟逼问她,她怎么知道呀?

    “啪啪!”

    白湘君倏地抽了老太太两记耳光,老太太被她抽得跌倒在地沙发上,平时对她极尽孝顺的白湘君此刻完全变了脸,像一个吸人血的魔鬼一般,指着她怒骂着:“老太婆,如果你不说出玉麒麟的下落,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老太太费力地爬坐起来,恶狠狠地瞪着白湘君,咬牙切齿地说着:“就算你打死我,我们池家没有玉麒麟就是没有!”

    “啪啪!”

    白湘君马上又抽了老太太两记耳光。

    这个时候池大少一家四口也被黑衣人带了进来,山庄里那些值班的保安都被白笑天带来的人打伤了,还把电话线全都切断了,让人无法报警。池氏山庄本来就在郊外,此刻夜深人静的,白笑天又是把自己的人都带了来,就算此刻他血洗池氏山庄,也没有人知道。

    “奶奶,崔莹莹,你们在做什么?你们竟然勾结黑社会!”池大少一进来就看到被的肿了脸的老太太,马上就心疼地叫了起来。

    安凤则是紧紧地护着自己的两个女儿。

    白笑天朝手下们使了一个眼色。

    那些黑衣人马上就捉住池大少就是一顿暴打。

    “不要打他,不要打他……”

    安凤吓得拼命呼叫求饶,她想救自己的丈夫,可她一个弱女子,哪是黑衣人的对手,连她都被暴打了一顿。除此之外,还有两名黑衣人得到白笑天的暗示,捉住安凤两个女儿,动手就撕她们身上的衣服,企图非常明显。

    可怜见的,两个孩子一个才十二岁,一个才八岁呢,都是孩子呀。

    老太太看得是撕心的痛呀,她拼命想反抗,拼命地向白湘君求饶,她宁愿自己被打死,也不想自己两个曾孙女年纪小小就被污辱,哪怕她非常不喜欢两个曾孙女,可毕竟是池家的血脉呀。

    安凤夫妻见状,更是疯一般地想救两个女儿。

    崔莹莹被这一幕吓到了,她是很想得到玉麒麟,可这么狠的手段,她做不出来。忍不住地,她上前推开了两个企图奸污两个侄女的黑衣人,阻止了他们的暴行,然后扭头对白笑天说道:“舅父,孩子太小,别把她们吓坏了。”

    白笑天挥挥手,黑衣人退下。

    池大少夫妻遍体鳞伤,顾不得伤痛,夫妻俩一人一个紧紧地搂住孩子,生怕暴行再一次落到孩子的身上。老太太则泪如雨下,知道今天晚上池家的大劫难逃了。

    “老太太,我再问你一次,玉麒麟到底在哪里?如果你再不说,你的孙子,孙媳妇,曾孙女都会受苦,刚才还只是一点小小的教训。你两个曾孙女虽然年纪小了点儿,倒是生得如花似玉的。这年头处女难找,我的手下都喜欢玩弄小女孩呢。”白笑天笑着,笑容却让池家人觉得阴险毒辣。

    可他的威胁却足够把寒家人吓破了胆,饶是曾经为女强人的老太太也失去了心魂,不知道如何逃过此劫。池家哪来的玉麒麟呀?就算他们真把池家人整死了,也拿不出玉麒麟呀。

    老太太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走到她房里的保险柜前,打开了保险柜,把自己珍藏的珠宝,存款,地产全都拿了出来,她把这些东西摆到了白笑天父女面前,哑声说着:“我老太婆就只有这些了,也值亿元了。玉麒麟,我们真的没有,就算你马上就弄死我们,我们没有也拿不出来。”

    白笑天父女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白笑天拍拍手。

    “妈咪,妈咪,救命呀……”

    崔莹莹的宝贝儿子,池家这一代唯一的小小少爷池文皓穿着睡衣被一名黑衣人提着进来了,孩子因为害怕,吓得脸色苍白如纸,不停地叫着救命。

    “文皓……舅舅,文皓是我的儿子,你怎么可以?”崔莹莹见状大惊,急忙上前想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救回来。她没想到自己的亲舅父为了玉麒麟,连她的儿子都要捉来做人质。

    白湘君一使眼色,崔莹莹别说救回池文皓了,连她都被捉了起来。

    老太太合了合眼,自己这个孙媳妇贪婪却无脑呀,玉麒麟的传说那般诱人,为了得到玉麒麟,白笑天父女又怎么可能和她合作?就算白笑天是她舅父,可她同样是池家的孙媳妇,一样可以成为人质威胁老太太。

    “老太太,怎样?你说还是不说?玉麒麟到底在哪里?如果我数三声,你不说的话,我的手下就会先奸了你的两个曾孙女,唉,孩子太小呀,都还没有发育呢,你身为她们的曾祖奶奶,就心狠地看着她们受辱吗?看,我的手下挺多的呢,两个孩子能承受几个人的兽欲?”

    白笑天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安凤夫妻吓得更是把孩子搂得死紧。

    崔莹莹则后悔莫及。

    在富可敌国的诱惑面前,亲情算得了什么呀?

    她竟然轻易就被白湘君唆使了,偷拿了老太太房里的钥匙,如今倒好了,连自己也成了人质,任人鱼肉了。舅父母女此刻完全变了一个人,就算她和他们有着亲情,他们估计也不会轻饶她的吧?她怎样无所谓,她最怕的是她的文皓呀。

    “白先生,我向你跪下了,我求求你放了孩子们吧,我真的不知道玉麒麟在哪里,我们池家真的没有玉麒麟呀。”强了一辈子的老太太颤抖着朝白笑天扑跪而下,她是真的不知道玉麒麟在哪里呀。

    “爸,给她点颜色看看!”白湘君阴狠地说着。

    她对老太太出尔反尔也记恨在心,以前老太太说了池浩原的太太一定会是她的,可得知常笑笑的身份后,老太太马上就变了心,她尽心尽力地陪了老太太五年,到头来还敌不过后来居上的常笑笑,她怎能不恨?

    现在为了玉麒麟,她是恨不得把这一家子都往死里整。

    “不要呀,湘君,我真的不知道玉麒麟的下落呀。”老太太哀求着看向了白湘君,她从来都没想到白湘君原来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或许她走进池家一直都是为了玉麒麟吧。

    白笑天不说话,只是示意手下人的先搜池家,把池家上上下下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玉麒麟的下落,这时候又到了凌晨三点多了,很快就要天亮了,如果再不逼出玉麒麟的下落,天亮了,就不好办事了。

    于是白笑天一挥手,他的手下便当着老太太的面,暴打池大少以及池文皓,安凤的两个孩子又一次落入了魔掌,连同安凤及崔莹莹都不能幸免,顿时房里响起的是孩子的哭叫,男人的哀嚎,女人的哀求。

    “哎呀,真是热闹呀。”

    冷不防,一道清脆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娇俏的两道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冲了进来,随即便是痛叫声响起,不过数分钟时间,白笑天的那些手下便被突而其来的暴打,倒在了地上。

    适时救了池家人的赫然是常笑笑以及风轻舞。

    常笑笑的身手向来以神速著称,好吧,她的身手只有她的身边人才知道,还论不上著称。而风轻舞,身为常笑笑唯一的女守护神,身手又怎么可能差?

    两人又是突然冒出来的,白笑天等人都没有防备,等到反应过来时,早就挨了两位美女的拳打脚踢。

    白笑天和白湘君反应也很快,可惜迟了。

    “都不许动,警察!”

    池浩原带着大批的警察举着枪冲了进来,警察们用枪指着白笑天父女俩人,如果他们敢轻举妄动的,马上就会被射成黄蜂窝,就算白湘君身手也不错,可此刻她也无法突围而出了。

    “奶奶。”

    池浩原急急地上前扶起了老太太。

    常笑笑扫了一下现场,看到安凤的两个女儿被撕破了衣服,身上留下了很多抓痕,凤眸瞬间阴沉得吓人,冷不防地上前,抬脚就朝那几名被她偷袭受伤倒在地上的黑衣人下身狠狠地踢了一脚,这些人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就该断子绝孙!

    她是布了局,可她没想到白家父女如此的狠辣,才让大家都受了伤,还让两个孩子受了惊吓,哎呀,真是她这个当婶婶的过错呀,她要是不把那几个男人的命根儿踢断,她就对不起两个侄女了。

    欧阳泽兄弟,池浩原几个同伴带着人最后才进来,他们得在外面收拾白笑天的手下,警察们只负责冲进来控制白笑天,毕竟有警察在场,他们的行动更合法一点。

    情势瞬间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白笑天父女俩都想不到此刻该在法国的池浩原和常笑笑会出现。

    狠狠地报复了色狼恶魔之后,常笑笑像仙子一般飘回到白湘君面前,俏皮地笑着:“白小姐,意外吧?你亲眼看着我们上飞机,以为我们走了,对吧。不错,我们是走了,可有好戏看,我又怎么可以不看呢?我这个人呀,最喜欢的就是看好戏了。到了法国,我们马上又坐着飞机回来了,等的人就是看你清你们的野心,看清你们的真面目。”

    “常笑笑!”

    白湘君咬牙切齿地低吼。

    她低估了常笑笑,高估了自己。

    “唉,其实这戏还是不精彩呀,你太笨了,我最讨厌笨笨的对手。不过,你不死心,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地和你交战了。”常笑笑紧接着的话差点就把白湘君气得吐血了。

    常笑笑的玩世不恭,常笑笑的身份,她的美貌,她的身手,都是白湘君嫉恨的,输在常笑笑手里,白湘君觉得自己还真的是天下第一笨的笨蛋!

    “欧阳,我的背包。”

    常笑笑气完了白湘君后,忽然看向了欧阳泽,大家这时候才发现欧阳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背着一个背包,听到常笑笑的问话,欧阳泽默默地解下了背包,把背包递给了常笑笑。

    池浩原扶着老太太,有点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娇妻。

    她这是要打开背包让大家知道她包里的秘密了吗?

    常笑笑接过背包,当着大家的面把背包的拉链拉开了,伸手探进包里,拿出了一尊玉麒麟。众人两眼圆瞪,难道传说中的玉麒麟就在常笑笑身上?

    包括风轻舞等人都大感意外。

    谁都想不到玉麒麟竟然被常笑笑一直背在身后,怪不得常笑笑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背着她的背包,因为玉麒麟就在她的背包里装着呀。

    “玉麒麟?!”

    白笑天颤抖着声音叫着,哪怕被警察控制住了,还是两眼放光,目露贪婪。

    传说中的玉麒麟,果真存在。

    “不错,这就是你们想在池家查找的玉麒麟,事实上玉麒麟并不是池家之物,而是我常家之物。”常笑笑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这尊价值连城的玉麒麟害了不少人,害得常家先祖被灭门,就连幸存下来的唯一后人,也难逃玉麒麟带来的灾难。数百年来,因为这尊玉麒麟,死了多少人?

    常笑笑其实不想再拥有这尊家传下来的玉麒麟,觉得它罪孽深重,她想把玉麒麟送给文物馆,交给国家。

    但在交给国家之前,她也得告诉这些野心人,玉麒麟不是谁想得就能得的。

    “那宝藏……”白笑天结结巴巴地问着。

    “宝藏?”常笑笑冷笑着,盯着白笑天,反问:“你觉得苍穹集团富裕吗?常家为什么一直富裕?苍穹集团为什么稳居本市商界龙头之位?你想不明白吗?”

    玉麒麟的确内藏藏宝图,可早就被她的先祖们找到,并且偷偷地挖了出来,如今的玉麒麟,除了其表之外,再无内乾坤了,成了一尊真真正正的古董。

    白笑天错愕,随即瘫软在地。

    白笑天父女连同他们的手下全都在一夜之间落入了法网。

    白笑天涉黑的身份也随之曝光。

    白家瞬间破产。

    心怀贪婪,引狼入室的崔莹莹,被隔天知晓消息赶回来的池浩风暴打了一顿,然后提出了离婚,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呀。

    经此一劫,老太太病倒了,人却变得异常的清明,深知自己看错了人,差点为一家大小带来无穷灾难的老太太,对安凤一家四口完全改变了态度。

    她重病在床,常笑笑和安凤这两个孙媳妇侍奉在侧,更加让她感慨万千。不过老天爷并不打算让她多享福,虽然常笑笑和池浩原都分别替她请来了最好的医生,可她因为年纪太大了,诱发了多种病,最终还是回天乏术,一个月后病逝。

    三个月后。

    池氏山庄。

    “小婶婶,你就告诉我们,你和我三叔到底是怎样认识的?”院落里,星星满天,月色如水,安凤的两个女儿一左一右缠着坐在软榻上的常笑笑,很好奇地追问着。

    安凤坐在一旁好笑地骂着:“还在闹,回屋里去,小心你三叔看到了,把你们丢出去。”

    老太太死了之后,崔莹莹又和池浩风离了婚,安凤一家四口便从外面搬了回来,长住山庄了。安凤为人老实,常笑笑对她倒是挺尊敬的,妯娌之间相处平和。

    “有小婶婶在,我们才不怕三叔呢。”

    两个丫头人小鬼大地叫着,三叔对三婶那简直就叫做捧在手心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融了,连他们这些孩子都觉得三叔把三婶宠在心尖上。

    幸好三婶不会恃宠而骄。

    “谁在说我的坏话了!”

    低沉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紧接着池浩原高大俊挺的身影晃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两瓶名酒,还有两只高脚酒杯。

    一看到池浩原,两个丫头连忙坐回安凤的身边,顾左顾右的,都不敢看向池浩原。刚才那副得意神气的样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常笑笑好笑地看着两个侄女,刚刚还说不怕呢,谁知道池浩原声音一传出来,丫头马上就闪到一边去了,分明是怕得要命。

    其实也怪不了两个丫头,池浩原虽然带着她也搬回了山庄长住,可仅对她一个人和颜悦色,对其他人还是冷冰冰的,一点都没有变。大家对他还是充满了敬畏的。

    “几点了?还不回屋里睡觉去!”

    池浩原出来,在常笑笑身边坐下,随手把两瓶酒摆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沉冷地瞪向了两名侄女。

    他音一落,两个孩子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了。

    连安凤都站起来,堆笑着:“嗯,很晚了,我也回屋里了。你们别在这里坐太久,明天你们都要处理公事呢。”

    在这几个月里,还发生了一件喜事,那便是风轻舞和欧阳宸举行了婚礼,结成了夫妻,此刻两个人正在国外度着蜜月呢。两个人是常笑笑的左膀右臂,他们度蜜月去了,常笑笑只得接管公司,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让池浩原心疼死了。

    在常笑笑背后默默守护着的欧阳泽也心疼,他想帮常笑笑,却无从帮起,他不擅经商呀,只能在一旁干心疼。

    欧阳宸和风轻舞结婚了,常笑笑也想替欧阳泽找个伴侣,但欧阳泽死心眼儿,不管常笑笑如何恶整,如何编排,他就是不动心,数个月下来,常笑笑死心了。

    “你呀,对自家人,用得着冷口冷脸的吗?”

    常笑笑好笑地倒进了池浩原的怀里,拿着手指戳着池浩原的胸膛。

    捉着她调皮的手指,池浩原低首就在她的唇上偷得一吻,然后才压沉声音说着:“我的温柔只为你而现。”

    常笑笑嘻嘻地笑了起来,又拿手指戳了他一下,笑着:“和欧阳一样,都是死心眼儿的。”

    “别提那家伙,行吗?”

    池浩原霸道地要求着,就算他娶到了常笑笑,他还是把欧阳泽当成了情敌防着,害怕常笑笑会被欧阳泽抢了回去。

    缠上他的脖子,常笑笑失笑地说着:“我都强调N次了,他是兄长,你是丈夫,一样重要,不一样的地位,老是乱吃飞醋,小心酸死你。”

    “他一天不结婚,我一天都不放心。”池浩原搂着她的脸,轻柔地吮吻着她的唇。

    两个人深深地拥吻一番之后,池浩原把常笑笑扶坐起来,然后拿起一瓶名酒开了盖,倒了两杯,把其中一杯递给了常笑笑。夫妻俩的酒量都不错,他们喜欢喝点度数深的烈酒。

    美眸妩媚如丝,黑眸深邃带情又带宠,彼此相望,共饮美酒,同赏星星明月。

    夜,越来越深。

    两人都有了点儿醉意,同坐于软榻之上。

    池浩原仰望着满天的星星,忆起当初和常笑笑的相遇。或许两人相遇是在夜晚吧,他总喜欢和她在夜色来临的时候,或于顶楼,或于院落,或于外面,欣赏着夜晚不一样的美景,享受着两人世界。

    常笑笑窝在他的怀里,也仰看着天空。半响,她又垂眸看向了他。她醉眼朦胧,却格外的妩媚动人,看着池浩原,她忽然伸出玉手欺上他的俊脸,来回抚摸着,醉笑着说:“老公,你这么帅,不知道扮成女人,是否倾城倾国?”

    正陷于回忆当中的池浩原听得娇妻这一句,顿时俊脸微抽,低首,略醉的黑眸却宠溺地看着她更往自己的怀里。

    抿紧唇,他什么都不说,只是眼神越来越深,越来越宠。

    常笑笑咕哝没过多久,便在池浩原的怀里沉沉入睡。

    池浩原也不叫醒她,只是爱怜地把她拥得更紧,他发觉最近她很容易入睡,而且睡得越来越多。

    坐了一会儿,池浩原把常笑笑轻轻地抱了起来,抱进屋里去。

    隔天清晨。

    “老婆。”

    低柔的叫声,细碎的亲吻,不停地骚扰着常笑笑。

    常笑笑都不想睁眼,她还没有睡够呀。

    平时稍有风吹草动,她马上醒转,可现在她就是不想起来,只想继续梦周公。睡的时间比平时多了很多,可她还是觉得不够。

    真是见鬼了!

    常笑笑还以为是自己结束了夜游神的生活,习惯了现在这种平凡又正常的生活,才会让她这般贪睡的。

    “老婆。”

    池浩原的叫声还在耳边回荡着。

    常笑笑只得勉为其难地睁开惺忪的双眼,忽然瞠目结舌,她看到了穿着连衣长裙,披着假长发,画了眉,描了口红,抹了胭脂的自家男人正站在她的床前,深情又宠爱万分地对她说道:“老婆,好奇心满足了吗?”

    她错愕,随即爆笑,心却甜如蜜。

    她昨天晚上的一句醉话,明显带着捉弄的意味,没想到池浩原竟然听进耳里,放在心头,还真的化妆成女人的模样,让她的好奇心得到满足。

    池浩原覆压在她的身上,扳住她的脸,宠溺地说着:“老婆,你老公我虽然俊美,不过变成女人,始终不及你,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美超越了你。”

    闻言,常笑笑笑得更厉害了。

    她才不担心他的美超越她呢!

    倏地,常笑笑敛起了笑容,急急地推开了池浩原,捂住嘴巴冲进了浴室里。

    池浩原不知道她怎么了,紧张地跟着进去,发现她正在呕吐,吓得他赶紧上前拍着她的后背,紧张地问着:“怎么了?怎么会吐的?都说了别调那么低的空调,肯定是着凉了。”

    常笑笑只是吐了几下就好了。

    扭头,她脸色有点难看,安慰着池浩原:“没事的,感冒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我总觉得胃不舒服,老想吐,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可能不是感冒吧。”

    “我马上就让无情来帮你看看。”

    爱妻不舒服,池浩原紧张得不得了,不管是不是感冒,他马上就给无情打电话,一大清早的又是扰人清梦,惹得无情直嘀咕,说冷御风总结得不错,池浩原夫妻俩就喜欢扰人清梦。

    “马上滚来,否则我把你的房子都炸了!”

    池浩原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也不等无情回应,就切断了通话。

    再不愿意,无情还是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谁知道一把脉,他却拿着眼瞪着常笑笑,没好气地说着:“你那般聪明,怎么当女人却如此的笨,你怀孕了,你都不知道吗?”

    她怀孕了?

    常笑笑愣住了。

    池浩原却瞬间黑下了脸,他昨天晚上竟然还和她喝酒!

    她怀孕了,他竟然还……

    无情扫一眼这对石化了的夫妻一眼,不再多说一句,站起来,悄然离开了,把空间留给夫妻俩折腾去,反正事情与他无关!

    “我怀孕了,我有宝宝了。”某个刚被证实怀孕了的女子,高兴得一跳而起。

    “该死的,你给我坐好,不,躺好,不准跳,不准蹦,不准喝酒……”某个男人则紧张兮兮地宣布着,限制着某女未来的行动。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