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说,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书网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涮书网 > 青春校园 > 郭米米 > 绝代仙尊重生在校园

【364】眯了一会儿便醒了! 文 / 郭米米

    “妈,你刚刚说什么?”纳兰紫故意大声的问了一遍,只希望里面的季无澈能听到她们的对话,当然若是季无澈有心关注他们,哪怕她不这么大声也会听见,怕只怕,他没有注意外面的情况,毕竟以她对季无澈的了解,一般不会干涉她的**,所以他们母女俩的谈话,他未必会关注。@|

    姜雅却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颠怪道:“你这么大声做什么,我就是问一下,你这屋子里的厕所在哪里?”

    纳兰紫陪笑道:“我只是刚刚恍惚了一下,没有听见你在说什么,你说卫生间呀,卫生间就在那个位置。”纳兰紫用手指了指季无澈所在的方向。暗地里却想和季无澈取得联系,毕竟他们这种人,短距离还是可以交流的。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神识却是联系不上季无澈,两人根本无法交流。

    这一下,纳兰紫是真的有些担心了,姜雅算是比较传统的女人,若是一打开卫生间发现里面却是坐了个男人,还是她一向看好的季无澈,只怕她再喜欢季无澈,脸色也是会难看的,甚至很有可能因为此次,对季无澈产生了恶感,毕竟大半夜的,她在女儿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再联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傻子都知道在她进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对于姜雅这种传统的女性来说,绝对是不能理解的,某些理念一旦形成了,便是一辈子也改不了。

    所以,纳兰紫这才觉得有些棘手,因为她不想多生事端,一切能避免麻烦的事情她一向是喜欢喜欢避免,这会若是避免不了,又要好一番折腾了。

    眼看着姜雅已经要走进卫生间了,纳兰紫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其余的事情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虽然她表面什么也做不了,但是大脑却是已经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给预料到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瞒着也是没有什么意思,连怎么解决麻烦也是想好了。

    却是没有想到,正当姜雅将要推开门的一瞬间,客厅里却是传来一声嚎啕大哭,这是纳兰雪的声音。

    当下,纳兰紫连姜雅都忘记,连忙快速的跑到了纳兰雪的房间。

    等到她到达纳兰雪的房间之时,本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却是没有想到,纳兰雪如此哭闹不过是因为她的黑天鹅被她给摔碎了,要说摔碎也没有彻底摔碎,只是黑天鹅的一边翅膀却是没有了,只剩下一边的翅膀了,整体造型看起来十分怪异,也难怪小家伙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姜雅也是急忙赶来了。

    和纳兰紫一样,她也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听到声音之后,却是连卫生间的门都没有推开,便急忙跑了出来。

    这会见纳兰雪哭闹的原因竟然只是因为她的玩具坏了,当下心里就气恼起来了。

    想想这两天是什么日子,她在家里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不要打扰到姐姐,这小家伙在家里也是答的好好的,她见她实在想来,也没有阻止,一时心软将她带了过来,却是没有想到,这小家伙来到这里,竟然大变样了、

    昨天闹腾着和小紫在一起睡,她看在大女儿愿意的份上,也就依了她。原本以为她该知足了,却是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她又来了这么一出,若是没有小澈带来的玩具,只怕她还在那里闹腾着呢。

    原本她看在她终于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心下也想着她年龄小,不和她计较了。又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因为一个玩具坏了,哭闹的那么大声,丝毫不顾及她的姐姐是不是在复习,要知道这明天可还有一天的考试,她这昨晚都忧心的睡不着觉,深怕女儿偶尔也会失误了一次,却是没有想到,她不体贴她姐姐也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闹腾!

    当下,姜雅根本没有和纳兰雪多说废话,心下一急便要上前好好教训这不懂事的孩子。

    纳兰雪看那架势立马吓到了,眼见着最疼宠自己的姐姐在旁边,她当下便跑到了纳兰紫后面藏着。一边躲着姜雅的招式,一边委屈的对着纳兰紫哭道:“姐姐,妈要打我,我玩具坏了已经够难过的了,她竟然还要打我,呜呜!”

    她不说这些还好,一说这些,姜雅更加来气,只是眼见着大女儿护在纳兰雪的身边,姜雅硬生生的呼了一口气道:“小紫,你先回去,今天我不会打她,你先回去复习去,明天还要考试,可不要被这个小丫头耽误了时间。”虽然满心都是火气,但是姜雅面对纳兰紫的时候还是艰难的扯出了个微笑。

    不会打这小丫头?这话纳兰雪不信,纳兰紫也不信。

    不说她舍不得让纳兰雪挨打,更何况她知道姜雅这么生气的原因,无非是觉得小丫头耽误了她的学习,但是天知道,真正耽误她学习的是另有其人,纳兰雪这小丫头可是冤枉了。

    当下,纳兰紫边笑道:“妈,您别这么生气,小雪还小,根本不懂事。”

    “她不懂事?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你大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那时候多听话呀,哪里像她,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调皮,就不说我那辈子的人和事了,就说你和小宇,从小也是十分乖巧,怎么就她不懂事了!”姜雅一脸愤怒的看着纳兰雪,她为了自家女儿的高考,到现在连澡都没有洗,就像让她一心一意的备考,却是没有想到这小丫头三番五次的打扰她姐姐,她已经无法忍受了。

    “是,妈,您那时候听话,我们也听话,但是那时候不是因为生活所迫吗,现在家里经济条件不一样了,孩子顽皮一些也是没有什么,她还小。”

    “你这是什么道理,家里经济条件不一样了,她就可以任性了?”姜雅被大女儿这种逻辑给逗笑了。

    纳兰雪见自家妈妈笑了,心下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躲在纳兰紫的背后并不出来,她还是不敢自己面对这时候的妈妈。

    “只要她不做坏事就由着她吧,谁让她是咱们家最小的孩子。”

    “你就惯着她吧,她现在就是仗着你宠着她,连我的话也不听了,这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她在家里还不翻天了!”姜雅虽然气消下了些,但是看着纳兰雪还是得眼神还是带着责怪。

    纳兰雪见此自觉向自家姐姐的身上缩了缩,这会被自家妈妈吓得,她连自己的玩具坏了也没有心情哭诉了。

    “呵呵,不会的,妈你就放心吧!”

    姜雅听纳兰紫这样说,只能无奈的看了纳兰雪一眼,恰巧纳兰雪的眼神也在看着她,她当下便瞪了下眼睛,把纳兰雪吓得肥肥的身子又往纳兰紫的身上缩了缩。

    这副模样倒真是让姜雅哭笑不得了,难得这孩子还有怕人的时候!

    “好了,这一次就算了,若是还一惊一乍惊扰到你姐姐复习,看我怎么收拾你。”姜雅又颇为严厉的看了纳兰雪一眼,见她终于乖巧了,这才对着纳兰紫说道:“你也回去吧,先把汤给喝了,随后再好好复习哈。”

    纳兰紫自然点了点头。

    见此,姜雅也不再逗留,当下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若知道她刚刚可是被惊的连卫生间的门都没有打开,这会见没事了,自然要将自己的生理问题先解决。

    纳兰雪看见自家妈妈终于走了,这才对着纳兰紫委屈道:“姐姐,妈妈吓坏我了。”

    “你还知道怕呀?”纳兰希笑出了声。

    纳兰雪却是一脸无辜的看着她,这眼神可爱的让纳兰紫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

    “只是这只天鹅坏了,怎么办?”姜雅走了,纳兰雪又想起了她的黑天鹅了。

    纳兰紫想了想道:“一会让你哥再给你买一个,不哭了。”

    纳兰雪这才破涕为笑,她十分享受这种被姐姐宠着的感觉,又故意得寸进尺道:“若是我只喜欢这个怎么办?”说完还一脸疑惑的看着纳兰紫,简直将心思全部写在了脸上。

    纳兰紫也不在意,看了一眼那只残缺的黑天鹅,对着纳兰雪笑道:“你看这样不也挺美的?”

    听了自家姐姐这样一说,她一瞬间也觉得这断了翅膀的黑天鹅还真是变美了,比以前看着还更加顺眼了,霎时间连心里最后一点遗憾也没有了。

    纳兰紫看着纳兰雪已经恢复了兴致,当下嘴角只露出一丝笑容,看她玩的开心,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走了出去。

    当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将门关上,男人的身子便压了下来。

    与此同时,门也砰的一声被两人压的合了上去。

    两人脸对脸互相看着对方,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季无澈只能看见自家媳妇的睫毛一闪一闪的,而且每当那上面的睫毛一闪一闪时,他的心里也像是被什么煽了一般,只觉得内心痒痒的,有些蠢蠢欲动。

    “怎么刚刚突然失联了,这会怎么冒出来了?”纳兰紫微微仰着头,做着这样的动作,唇也暴露在季无澈的视线之内。

    季无澈毫不意外的将视线放在了那两片红唇之上,嘴上也是没有闲着道:“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说着,说着,手上又要不老实了。

    只是这一次,纳兰紫却是没有了兴致,当下便阻止了他的动作,还低声警告道:“老实点!”

    听到这声警告,季无澈非但没有委屈,反而还笑了,而且是十分愉悦和张扬的笑:“老实点是什么意思?”

    纳兰紫不准备回答这番话,所以默不作声。

    季无澈却是不准备这样放过纳兰紫,右手握着纳兰紫的手,左手却是肆无忌惮的从衣领处抚摸着纳兰紫的脊背。

    “这样算老实吗?”季无澈眼帘微挑,深邃的眼眸里却全是火焰。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动作和语气结合起来被他做的格外的邪魅,又带上一些说不出的魅力,还有一种勾引人的感觉。

    “你怎么了?”纳兰紫微眯着眼睛看着季无澈,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着火了!”季无澈的声音幽暗嘶哑,说不出的魅惑。

    纳兰紫并没有听出这话里的意思,反而迷惑的看着季无澈:“你说什么?”

    “某个女人点了火,却是不负责灭火,所以现在着火了!”季无澈迷离的双眼看着纳兰紫。

    纳兰紫闻言却是一笑,倒是没有什么表示。

    半响,见男人的动作越发放肆,纳兰紫这才忍不住问道:“这火很大?”

    “很大,欲火冲天了!”说着,季无澈的声音已经嘶哑完,双眼也是迷离的厉害。

    即便是到了这种情况,纳兰紫还是听出了男人的隐忍,看来他是在等着自己的意愿。

    当下纳兰紫轻轻一叹,回抱着男人道:“那就再大点吧。”

    季无澈眼里一喜,却还是问道:“那你可要想清楚了,这火可只能由你来灭。”

    这一次,纳兰紫什么也没有回答,直接用行动表示。

    这一次,季无澈再也没有顾忌,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变得急切起来。

    随后,一个倾身,女人便被他轻易的抱起,很快便来到了床边,纱帐瞬间坠落。

    只听见婉转的轻吟,以及男人压抑的吼声。

    转眼便到天明。

    纳兰紫幽幽转醒之时,便察觉到自己的头顶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不用看她都知道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谁,所以直接问出了声。

    “你没睡?”纳兰紫轻声问道,若知道昨晚两人可是很晚才睡,若不是顾忌着今天早晨还要考试,估计根本不会停下来,季无澈原本就压抑的很久,又加上昨天白天和晚上那样一撩拨,早就无法忍受了,这样给了他一个机会,他根本不知道节制二字是什么。

    “眯了一小会就醒了。”季无澈笑着答道。

    此时两人的身体十分贴近,纳兰紫的头直接枕在了季无澈的健硕的胳膊上,而季无澈双手则紧紧的扣着纳兰紫的腰身。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